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大丰网 > 健康 >

男子为赚奶粉钱运毒被判死缓 母亲哭倒在地(图)

126发布时间:2016-06-24 12:22 类别:健康 大丰新闻网

男子为赚奶粉钱运毒被判死缓 母亲哭倒在地(图)

昨日,朱明巍站在法庭内等待宣判。通讯员王鑫刚摄

原标题:去年超三成运毒罪犯系女性

新京报讯(记者李禹潼)“6·26”国际禁毒日临近,记者昨日从二中院获悉,该法院辖区内的涉毒案件中,超八成系运输毒品。此类案件中,女性罪犯已成为高发群体,孕妇利用其特殊身份犯罪的情况时有发生。

二中院刑一庭副庭长黄小明介绍,近三年先后审理一审运输毒品犯罪案件分别为39件、26件和31件。分别占当年一审毒品案件的84.7%、81.2%和83.7%,在辖区涉毒案件中,运输毒品占八成以上。

黄小明同时指出,30岁以下青年、女性群体等,有成为运输毒品犯罪的高发群体的趋势,而女性群体中,不乏孕妇参与运毒。

据统计,2013年二中院有5起孕妇运输毒品案件,2014年为2起,2015年为3起。黄小明分析,孕妇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均具有特殊性,基于道德和人性关怀,社会公众一般会给予其特殊关照,法律亦对其有不适用死刑、慎重适用逮捕等强制措施等特殊规定,因此,部分不法分子无视法律,滥用社会公众的同情心,无底线消费“孕妇身份”,以致自食其果,身陷囹圄。

判决

运毒男子被判死缓 母亲哭倒在地

受托将两公斤冰毒装入奶粉袋装运进京;家人称其为给孩子赚奶粉钱

新京报讯(记者李禹潼)为给孩子赚奶粉钱,22岁的四川男子朱明巍答应帮人送一个装有毒品的箱子来京,事成后收取5000元酬劳。最终,在朱明巍携带的行李箱内密封的黑芝麻糊和奶粉袋里,警方查获了近两公斤冰毒。

昨日,法院一审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朱明巍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宣判后,朱明巍当场表示不上诉,他的辩护人则认为判决过重,将征求当事人同意后提起上诉。其旁听判决的母亲则哭倒在地。

为5000元“酬劳”携毒品进京

昨日上午9点半,朱明巍被法警带入法庭,他的父母、妹妹和叔叔等亲属提前到达法庭。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此案于今年6月8日在二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朱明巍于2015年11月22日,携带近两公斤冰毒,乘坐长途客运汽车、列车等交通工具,从广东省出发途经山东省前往北京市,后于同年11月24日5时许在北京市东城区北京火车站出站口外被民警控制,毒品被当场起获。

朱明巍称,案发前,其与家人在北京打零工做装修,从未吸食过毒品,运输毒品是一名叫“老万”的同乡让自己做的,按双方约定,完成运毒后,他可获得5000元“酬劳”。

11月19日,朱明巍按“老万”的要求到达广东后,由“老万”随卖家取回一牛奶箱,交给在车站等待的朱明巍,让其带回北京。22日早8点,朱明巍带着装有毒品的拉杆箱从广东出发,先后乘坐长途汽车、火车,辗转多地。朱明巍说,在路上,虽然没有打开过拉杆箱,但他清楚里面有毒品。

“当时为了一时利益,也没多想。”朱明巍承认,他去年10月底曾帮“老万”带过毒品进京,事后获得3000元报酬。

为给孩子赚奶粉钱“铤而走险”

朱明巍的叔叔介绍,朱明巍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还有两个孩子,“铤而走险”也是为给孩子赚点奶粉钱。

二中院经审理认为,朱明巍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且运输毒品数量大、犯罪行为特别严重。二中院认为,朱明巍是运输毒品犯罪的具体实施者,且独自完成了跨省的运输行为;明知运输毒品,仍为谋取个人非法利益而实施长途运输行为,主观恶性较大。

综上,二中院一审判决朱明巍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期间,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核准之日起计算),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判决结果,朱明巍表示不上诉,而其辩护人认为判决过重,称将在征求当事人意见后提起上诉。

宣判后,旁听席传来家属的痛哭声,走出法庭,朱明巍的母亲哭倒在地。

缉毒

缉毒探长梁志刚:伪装黑车司机查藏毒窝点

带领“明星探组”抓获349名涉毒嫌疑人;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缉毒工作室

破获北京市最大一起收缴毒品原植物种子案,破获1949年后最大一起运输、贩卖、非法持有毒品原植物种子案……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禁毒中队探长梁志刚,是一位冲在一线的缉毒先锋。他带领的探组也成为昌平禁毒的“明星探组”,以他名字命名的缉毒工作室“梁志刚工作室”也于今年正式挂牌成立。

昨日,新京报记者直面这位与毒品犯罪分子交锋,与种种危险擦肩而过的缉毒民警。面对家人的不解,34岁的梁志刚选择坚持,“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职责”。

已经习惯于“伪装自己”

红白相间的格子衬衫,黑色短裤运动鞋,脖子上戴着绿豆大小的黄金项链,梁志刚开着一辆白色轿车,伸出手来招呼着同事,“上车,我们去跟线人聊聊去。”

缉毒三年,梁志刚有着“伪装自己”的习惯,举手投足间,不自觉地就会抬手摸摸金项链,“我长得可能就比较接地气,比较容易和吸毒人员打成一片。”

2015年6月左右,梁志刚接到群众举报,有河南籍的两人在昌平贩卖毒品,而且毒品数量较大,然而举报的信息只是知道窝点的大概区域。

为获取贩毒窝点具体位置,梁志刚伪装成黑车司机,车上亮着红灯,每天在这个区域内转悠,假装等待拉客。根据线索,吸毒人员三人,坐上他的黑车,准备前往窝点购买毒品。

“我这一口地道的北京话,怎么也改不过来,但昌平的黑车司机基本上都是外地人。”为了防止暴露身份,梁志刚全程不敢说话,只是点头摇头的回应着。

前往的路程明显绕着小道,“我只能靠脑子记,行车的每一条路,吸毒人员下车后走向的具体楼栋和房间。”梁志刚说道。

信息掌握清楚后,梁志刚开始部署行动,按照自己记忆的路线,将嫌疑人一举拿下,并在房间里搜到743克毒品,成为当时昌平分局收缴毒品数量最多的案件。

除夕夜上演“生死追击”

从2012年开始缉毒工作,梁志刚破获了很多涉毒案件,然而无论自己怎么安慰,家人却总归是不满意,总是唠叨着,“什么时候不干缉毒了啊,找个派出所做个民警多好。”

梁志刚愧疚着,不仅让家人担心自己安全,同时也是忙于工作,无暇陪伴。

2014年除夕,夜空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家家户户都团聚着欢度节日。昌平禁毒中队却获得线索,犯罪嫌疑人张某将于当晚从成都携带大量毒品抵京。

追踪已久的“大鱼”终于浮出水面,梁志刚一行赶赴河北,在张某途经的高速路上设伏。经过10余小时的蹲守,张某驾驶的车辆终于出现。

“盯上他!”梁志刚指挥同事紧随其后,寻找合适的抓捕时机,嫌疑人有所察觉,开始疯狂加速。

除夕夜的高速路异常冷清,梁志刚的车辆时速已经超过170公里。追逐100多公里后,张某的车进入北京市大兴区,路面上车辆逐渐增多,张某的车速也慢了下来。

在到达一处服务站时,梁志刚和同事分别驾驶两辆车冲上去,一前一后将张某堵截在中间,迅速将其控制。当场从张某携带的物品中查获海洛因348克,冰毒183克,美沙酮60毫升。

返回队里的路上,梁志刚拿起电话,告诉父母工作还没有忙完,这几天可能不回去了。父母只是叮嘱着,“你忙你的,过年了记得吃点好的。”

从2012年进入禁毒中队至今,梁志刚带领探组共抓获各类涉毒嫌疑人349人,逃犯7人,破获毒品案件96起,累计缴获各类毒品5.36公斤,收缴罂粟壳15公斤,收缴毒品原植物罂粟种子1000余公斤,创造了昌平禁毒史上的多个“第一”。

现在,梁志刚已经成长为名副其实的缉毒先锋,他带领的探组也成为昌平禁毒的“明星探组”。今年,以他名字命名的缉毒工作室“梁志刚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 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