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大丰网 > 健康 >

西藏成动物“逍遥”领地濒危灭绝物种再现身(图)

57发布时间:2016-01-10 10:59 类别:健康 大丰新闻网

西藏成动物“逍遥”领地濒危灭绝物种再现身(图)

  一份来自西藏自治区林业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西藏12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栖息着125种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其中100余种为濒危野生动物。如今,西藏各类濒危野生动物种群数量均得到恢复性增长,它们在雪域高原上集体任性、恣意逍遥。动物王国的繁荣景象正在重现,而人与动物的关系也在悄然变化,动物与人的喜剧故事不断演绎。

  生态西藏成动物逍遥领地

  有着神山岗仁波齐、神湖玛旁雍错的阿里,被世人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从古格王朝遗址到札达土林,美景让人流连忘返。实际上,当你置身阿里,除了自然和人文风光,野生动物们的身影也是一道独特风景线。

  神山圣湖间,一群群规模庞大、平时难得一见的野生动物点缀其间:周身呈现出黄、灰、黑三色的藏野驴,肥臀浑圆,拖家带口在草原上漫步,时而低头食草,时而抬头张望。藏羚羊、黄羊眨巴着圆圆的大眼睛,萌萌的惹人喜爱。黄羊因为屁股上有一个心形的白色图案,萌值飙升。

  阿里地区普兰县委书记高宝军说:“以前动物怕人,与人躲猫猫,根本见不着。现在,这些家伙知道群众手里没枪了,打不着了,就站在路边与人大眼瞪小眼。”

  数据表明,目前西藏自然保护区面积占全区国土面积的33.9%,居全国之首;建立各类生态功能保护区22个,国家森林公园8个,国家湿地公园3个;养育了125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占中国总数的3成以上;120余种野生动物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据介绍,经过多年的努力,一些被认为濒危、灭绝的动物再度在西藏华丽现身。曾被认为绝迹的西藏马鹿,上世纪90年代重新发现,目前种群不断扩大。青藏高原野牦牛从2003年的1.5万头增至约4万头。藏羚羊由本世纪初的8万只增加到15万只,摘掉“受威胁物种”的帽子。藏野驴由3万匹增加至8万多匹。滇金丝猴数量增长至约1000只;黑颈鹤增长至8000只左右……

  甚至连雪豹也开始光顾人类活动区域。不久前,一只未成年的贪吃雪豹,明目张胆闯进农牧民的羊圈偷羊吃,结果吃得肠肥肚满,体重超出自己的弹跳能力,出不了圈,只好卧在羊圈里继续行凶示威。最后,群众把它抬出羊圈送豹归山。

  野生动物集体任性

  随着保护野生动植物的观念深入人心,大量野生动物繁殖,西藏开始出现人与野生动物争草场的情况。在山南地区行署工作的夏猛说,错美县野驴泛滥,成群结队在草原上游走,让群众无计可施。

  他告诉记者,现在国家提倡退牧还草,可是野驴不懂政策不懂法,它们胃口奇好,昼夜不停地吃草,牧人只能瞪眼干着急。

  与雪豹、藏野驴的破坏力比起来,卷土重来的野牦牛和棕熊的破坏性更让西藏农牧民心疼。

  那曲地区申扎县县长龙措说,当地群众把棕熊称为藏马熊,这个动物喜欢模仿人,让人又好气又好笑。有一次她下乡检查工作,刚好碰上下大雪,远远地看见白雪皑皑的草原上似有一个人用手捂着头在独自慢慢行走。他们想,大雪天一个人行走很危险,可别闹出人命。他们就一边喊,一边拼命去追。结果,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头棕熊用前肢捂着头在学人走路。棕熊一看他们走近了,四肢着地一溜烟跑了。

  生长在藏北草原的格桑次仁说,棕熊聪明得很,在大自然觅食相对辛苦,它们经常伺机到群众家里搜罗食物。一看农牧民家里没有人,它们就破门越窗而入。棕熊先把酥油、酸奶、奶渣等喜欢吃的好东西吃个够,然后挑出好吃的带走。就这样,“小偷”还不愿意便宜了东家,把油、奶与糌粑倒在一起,用爪子搅和到一起,有时还要撒泡尿做个标记。它可能是嫉妒农牧民过得比它要好,临走前就施展破坏本领,翻箱倒柜,乱砸一气。直到它认为这个家与它的住处差不多了,才叼着战利品离去。

  更过分的是,还出现了棕熊占人居的事情。在那曲县由恰乡,一只棕熊趁牧民家里没人,霸占房屋做起了主人。它学人拉开易拉罐喝汽水、喝啤酒,吃饱喝足后手舞足蹈。棕熊舒心得意,受害的牧民很无奈:一是这个二级保护动物不能伤害;二是棕熊攻击力强大,几个人不是对手,最后只能请来县林业局工作人员帮忙请棕熊出屋。

  当地群众利用棕熊喜欢模仿人的行为,以子之盾防子之矛,给予小小惩戒。从藏东林芝到藏北那曲都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农牧民在棕熊经常出没的地方大喝青稞酒,然后相互用木刀佯装砍砍杀杀。感觉棕熊看到了,就留下青稞酒和真刀,扬长而去。上当的棕熊喝完酒,真枪真刀干起来,就会有棕熊受伤。这样的故事听得很多,但没有得到证实,也许是习惯演绎故事的藏族群众的口头报仇行为。

  与棕熊的危害行为比,野牦牛拐带家养牦牛或者入室强暴家养牦牛的故事,更让藏北牧民无奈。

  野牦牛高大威武,野性十足,毛色明亮,颜值很高,堪称是藏北草原上的“康巴汉子”。因为自然界争夺交配权过于严酷,一些脑筋灵活的公野牦牛就打起了家养母牦牛的主意。它们要么是直接登堂入室“欺男霸女”,抢夺交配权,要么是混入家养牦牛群找准一个漂亮的母牦牛,经过一段耳鬓厮磨,两牛一起离家出走,绝尘而去。

  牧民们对野牦牛的行为又恨又爱。那曲地区班戈县群众普布说,野牦牛基因好,但性格狂野,后代脾气暴躁,不好驾驭。这些家伙又大又野蛮,发起疯来可以抵翻汽车,奔跑时速高达几十公里,群众根本惹不起。一头成年母牦牛,饲养都在六七年左右,价值万元,一旦被拐,牧民牛财两空。

  那曲地区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科科长毛世平介绍,羌塘保护区内野生动物肇事频率比较高的主要有狼、棕熊、雪豹、野牦牛。毛世平说:“棕熊和野牦牛致人死亡事件每年至少5起,2012年羌塘保护区内有12人死亡。”西藏自治区林业厅副厅长宗嘎说:“从2006年开始至2014年末,西藏落实陆地野生动物造成公民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补偿资金4.19亿元。”

  连家畜也不好惹

  野生动物任性搞破坏,情有可原,可是西藏的家养动物也不好对付。公路上要么是一群牛、要么是一群羊整个抢占了路面,不慌不忙地跟着自己的队伍走向目的地。遇到这种情况,老司机见怪不怪,既不按喇叭,也不开窗动嘴驱赶,只是??地跟着挪动,寻找突围的机会。

  刚从业或是初到西藏的司机,往往会忍不住按喇叭催赶牛羊,却总是败北。昌都市一位叫四朗的司机说,前年他第一次下乡出差,路上一群牦牛静立不让,瞪眼与他们对峙,也没放牧人帮忙,怎么赶也不走。时间长了,四朗一边按喇叭一边启动车辆准备强闯。这时,领头的头牛发威了,扭动头部利用尖角对准车门抵了过来,崭新的越野车门陷了一个大坑。

  在西藏公路上,遇上拦路的“车匪路霸”是常事。在西藏东南部的林芝市的公路上,你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景:一个急转弯过去,一头牛卧在公路边上,自在地反刍、张望,一点也不因汽车出现而动。这些牛有一类有经验或受到过教训,一般是卧在公路边上,虽然影响行车,可是不至于把路堵死。另一类刚学会上路拦截,那真是初生牛犊不怕死,好像普天下就是自己的,不管不顾直接卧在公路中间。那样子好像在说“有本事你轧过去”。一般在西藏行车,大家都会从两边绕过去,有时实在绕不过去,或者碰上有个性的司机,那可就要看司机与牛谁能犟过谁了。

  拉萨市一位叫罗布的司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年冬天,他开车下乡在路上碰上几只拦路的羊,懒洋洋地卧在路中间,怎么按喇叭、怎么轰都不管用。实在没办法,他只好下车,把羊一只只抱到公路边上。

  来自藏北牧区的格桑告诉半月谈记者,牧民家里养牲畜,都起名字,特别是牛和马这些大型动物,一养好多年,真的就是家庭成员。这些动物既是生产资料也是生活资料,牧民吃的肉、喝的奶、烧的牛粪、住的帐篷、穿的皮衣、皮靴和氆氇都来自牛羊。因此,到了冬季屠宰季节,一家人常常为决定要宰杀哪一头牛羊而犯难。

  动物的聪明智慧也为自己在家庭中争取了很高的地位。那曲县尼玛乡牧民巴古家有一只叫“智多”的牧羊犬,早餐是切成小块的羊肉和一盆羊奶,伙食比主人巴古还要好。原因是“智多”会放牧。每天清晨,主人把120多只绵羊和40头牦牛赶出圈之后,就由“智多”带着去牧场。中午12点,主人要给母羊挤奶,“智多”把56只母羊准数赶下山来,等主人挤完奶又把羊赶上山。“智多”放牧以来,没丢失过一只羊。巴古一家5口人,但巴古总喜欢说有6口,把“智多”视为家里重要的一员。

  很多人去一次西藏可以讲一辈子。其实,在这个动物天堂里,动物要比人多得多,在这里无忧无虑生活的动物与人类的故事多得讲不完。(半月谈记者 王恒涛 黎华玲 黄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