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大丰网 > 健康 >

一、共产主义是目标与过程的统一,在漫长的历史进程和社会形态的

109发布时间:2015-09-29 20:57 类别:健康 大丰新闻网

实现最高理想要靠一代代人的接力奋斗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依据社会基本矛盾运动及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表现形式,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和奋斗目标,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趋向。实现共产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必经阶段和坚定实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共产主义这个最高理想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奋斗;我们现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向着最高理想所进行的实实在在努力。这就阐明了党的中心任务、各项事业与实现最高理想的内在关联,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行为与实现最高理想的紧密契合。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把实现中国梦与实现最高理想统一起来,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是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正确结论。

  一、共产主义是目标与过程的统一,在漫长的历史进程和社会形态的演进中逐步实现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自古以来就是人类对未来社会的美好愿望。科学社会主义不是从头脑中构想出一个理想社会,而是深入剖析经济社会运动的现实展开过程,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寻找资本主义何以灭亡、社会主义何以胜利、共产主义何以实现的内在根据。十月革命后的一百年,是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坚守到前进的一百年。当今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在曲折中重整行装,在压力中开拓道路,在迷茫中照亮希望。苏东剧变,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不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而导致的失败;信仰动摇,不是共产主义不再是最高理想的证明,而是实现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漫长艰巨的历史过程的证明。

  建立在一定生产方式基础之上的人类社会历史,是一个不断发展进步、变革飞跃的历史过程。有人用所谓“共产主义是几千年后的事”来否定社会主义的现实意义。需要认识到,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显出不同阶段性特征的过程,社会主义的历史实践,就是走向理想目标的切实步骤和扎实行动。我们不可能精确预言共产主义何时实现,但我们清晰地认识到这个最终目标一定会在一个延续的历史过程中实现。事实上,就社会主义社会而言,在不同的国度也要经过若干个发展阶段。  每个发展阶段,具有各自的阶段性特征,是量变质变、渐进突变的逐步上升过程。一百多年来,历经沧桑巨变,世界历史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多样性复杂性,我们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认识,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更加深入,并不断赋予了新的历史、时代和实践内涵。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时起,就把消灭资本私有制、消灭阶级作为自己的最高纲领,同时我们党又是革命发展的阶段论者。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从过渡时期到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从建设小康社会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社会主义现代化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是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趋向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坚定信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历史实践。没有最高理想的领航,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就会失去方向、改变性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道路选择,但多样性中包含统一性,特殊性中蕴含普遍性。

  二、共产主义是理想与现实的统一,在社会主义的创新实践中蕴育生长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科学社会主义所确立的共产主义理想,从一开始就将其置于现实基础之上,在现存经济关系中找出解决矛盾的途径与手段。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共产主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因此,共产主义理想是科学的信仰,从人类社会历史的大趋势中洞察未来,从私有制的形成和消灭条件中预见变革,从社会主义的创新实践中增强信心。共产主义理想作为一种社会形态,是将来进行时;作为一种社会实践,则是现在进行时。蕴含着共产主义理想的社会因素,活生生地存在于社会生活和社会成员之中。社会主义建设越是发展成熟,共产主义理想的基石就越是牢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中国,就是共产主义理想的当代实践。

  现实之于理想,如同树根之于树冠。根深才能叶茂。现实之根愈得沃土滋养,理想之冠愈显生机盎然。理想引领现实,现实也在塑造理想。共产主义理想是“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的”,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描绘出遥远未来的详尽蓝图。因为人类实践是展开的、创新的、无止境的,会遇到许多难以预料的因素和事件,关于未来世界的图景也是与时俱进的。当今世界,劳动方式、发展方式、交往方式、信息方式,包括分配方式、交换方式、消费方式,都发生了空前变化和深刻变革。尽管人类社会面临着各种冲突和挑战,但也充满着光明和希望。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既是和平的诉求,也是发展的需求;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是历史的规律。我们坚定理想信念,基于对历史规律的正确认知,也基于对世界大局的总体领悟。

  苏东剧变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重大挫折,时至今日,仍有人借此否定共产主义,宣称“共产主义是一个美丽而愚蠢的乌托邦”。然而,20多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高举旗帜中坚定前行,在改革创新中彰显生机,在走向复兴中增强自信。社会主义的历史没有终结,也不会终结。中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是走向现代化的东方大国,同时也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可以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过渡、后发现代化国家向现代化国家转变的示范意义考察,但更要从冷战结束后社会主义在当代世界前途命运的独特意义考察。中国道路并不仅仅是经济科技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怎样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国家发展的道路,向着现代化目标迈进,更重要的是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制度体系的竞争与较量格局中,中国独立自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续写了社会主义历史的新篇章,提供了共产主义理想的实践篇。

  三、共产主义是规律性与主体性的统一,在一代代共产党人和先进分子的接力奋斗中创造未来

  社会规律本身就包含人的活动规律,是在主体的创造性实践中发挥作用的,不是一个自然的、宿命的过程。规律性依赖主体性,主体性证实规律性。实现共产主义最高理想,是社会生产方式运动规律与人民创造历史活动规律共同作用的结果。无数先驱和先烈,矢志不渝、前赴后继,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的忠实践行者。中国共产党人在90多年的奋斗历程中,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践相结合,高度发扬自觉能动性和主体创造性,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建立了社会主义,在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东方大国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从解决温饱问题起步的水准上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的形势下担当重任、自强不息。崇高理想信念的支撑、不懈奋斗精神的激励,是百年中国历史的魂魄。

  在新的起点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向着最高理想所进行的实实在在努力,必须进行许多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当前,实现民族复兴处于由大向强的关键期,全面深化改革处于破除障碍的攻坚期,经济发展处于“三期叠加”的风险期,各种社会矛盾处于易发多发的凸显期,建设法治国家处于现代治理的转型期。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更加需要近8800万共产党员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站在推进伟大复兴的第一线,在全面从严治党中重整行装再出发,更好发挥先锋队作用,带领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先锋是人民的杰出代表和前驱楷模,在历史关键时刻、转折关头,先锋作用更加重要和突出。先锋精神表现为使命担当、为民造福、牺牲奉献、开拓创新,是实现最高理想的精神力量。实现共产主义最高理想,必须要有一代代走在群众前列的时代先锋,要有为实现最高理想奋斗终身的先锋精神。

  理想是奋斗目标,又是动力之源。面对现实中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困惑,更加需要高扬理想的旗帜激励斗志;面对外部环境形形色色的干扰和考验,更加需要点燃理想的篝火照亮人心。确实也有一些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信仰缺失,精神迷茫。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共产主义虚无缥缈,精神空虚,意志薄弱,不信真理信金钱,不信马列信鬼神。有的把配偶子女移民国外,随时准备“跳船”。理想动摇、信念滑坡,根本不可能成为一名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的忠诚党员。理想的力量不似钢铁、胜似钢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需要正确的理论引领道路,而且需要坚定的理想凝聚人心。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勤奋工作、廉洁奉公,为理想而奋不顾身去拼搏、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乃至生命——这就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追求和价值准则,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希望和信心所在。

  (颜晓峰 作者系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所研究员)